今天是:
您現在的位置首頁 > 鐵路文藝

八千里路云和月

2019-06-30 00:03:01來源:用戶投稿作者:鐵路乘客

親愛的媽媽:

此刻我正坐在動車的餐吧里,一邊吃午飯,一邊寫下這封家書。仔細一算,我作為一名乘警往返在南寧和重慶間,已經三個月有余。

媽媽,我知道你的擔心。擔心我獨自值乘,業務不甚嫻熟,遇事慌張;擔心我日常奔波,受寒挨凍,饑食不定;更擔心我虛度光陰,渾渾噩噩,心有不甘。

我記得你對我說過一個理論,人生分為體驗派和成就派兩種。體驗派總在探索世界的過程中得到滿足,成就派總在與他人的比較中確定自己的位置,從而得到滿足。

后來我就一直在思索:我到底屬于體驗派還是成就派?我究竟想過怎樣的人生?

成就派性格中,堅硬會多過柔軟,得過且過的時刻鮮有,大多數時候他們都想要站到山頂看風景。說實話,我向往成就派的人生。但我也想過體驗派的生活。體驗派的人生看起來沒多大目標,因為在他們眼里,沒有什么比深刻的人生體驗更重要了。人人皆背岳飛的“莫等閑,白了少年頭,空悲切”,然而我更偏愛前一句“三十功名塵與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”。雖然功名塵土尚且縹緲,成就看起來仍遙遙無期,但至少值乘時見到的各形各色的人、狀況百出的事,讓我覺得自己能在體驗八千里路、覽數省云月后,得到切切實實的進步。

就在遵義,我看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場雪。貴州多山,隧道很長,車速又是極快,一瞬光亮后就又是漫長的黑暗。那時,動車組正好走到隧道盡頭,后排有人驚呼一聲“下雪了”,我看向窗外,迎面而來的是白茫茫的滿天飄落的雪。

春節前我遇到過一個小姑娘,特地跑到車廂連接的那塊不停抖動的板上,小小的身體跟著它擺動,在上面跳舞。我跟她說:“這里不安全,回座位上坐著吧。”小姑娘揚起缺了顆門牙的笑臉,乖乖應答:“好的,姐姐。”車上車下,到處都是提著行李箱行色匆匆的過客,趕著回家過年。每個人都把自己裹在深色的大衣里,低頭看手機,沉默不語。那個跳舞的小朋友,好像藏在風雨中窺探不久就會醒來的春天。

跑車的日子,讓我明白“值得”兩個字就是體驗派對于這人世間的全部注解。人生像是一場浮生羈旅,生活無論如何墜落或者破滅,在認清了生活的限度之后,依舊想要在邊界里活出更多重的人生。我時常覺得體驗派的人就像黑暗中的火光凝視者,就像溫柔覆蓋這個世界的細雪。他們總是將勇敢、熱情和忠貞都義無反顧地托付給如此悲哀的人生,將一顆真心毫無保留地奉獻給精明又吝嗇的生活。盡管,可能會很笨拙,可能會被辜負。

媽媽你說,做這樣的人,體驗八千里路云和月,又何嘗不可呢?媽媽,別擔心我。

祝平安喜樂。

女兒:楊柳臻

供職于南寧鐵路公安局)

免責聲明: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本站觀點。所轉載內容之原創性、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。

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立場。

鐵路資訊

鐵路風景

单双中特 开奖日更新